文章故事
home-88必发 | 爱情文章 | 亲情文章 | 友情文章 | 生活随笔 | 校园文章 | 经典文章 | 人生哲理 | 励志文章 | 搞笑文章 | 心情日记 | 英语文章 | 会员中心
当前位置:文章故事>原创文章>生活>文章内容 经典美文欣赏

鬼瞳

作者:呆萌龙猫 来源:home-88必发 时间:2018-03-22 12:00 阅读:

   我生于农历七月十五“鬼节”四时四十四分四秒,据外祖母描述,我一出生就是睁开眼睛的,也没有像一般婴儿啼哭,而是咯咯地笑,似乎旁边有个人在逗我;

   不知道为什么,我对刚出生的时候竟然有的一些印象,我睁开的第一眼看到好多穿白衣服的人影,他们个个面色苍白,有些还长得怪模怪样,或许是刚来到这个世界,所以不知道所谓的害怕吧,看着她们对我挤眉弄眼像个小丑似的,我就咯咯地笑了!

  这时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原本带着慈爱微笑望向我的母亲,突然之间脸部开始扭曲起来,瞳孔放大,呼吸急促,口吐白沫,等医生赶过来的时候就一命呜呼了!

   据医学角度说,是她天先性心脏病发作而导致死亡!

   可是让人不解的是,她的心脏好像被什么东西挤压一样,竟然萎缩了。

   原本沉溺在喜庆中的一家人,突然收到这样的噩耗,老的晕了过去,少的一脸惊恐,只见父亲一脸愤怒的从护士怀里抢过我,把我高高举起口里还念叨着:“你这个灾星,居然克死你的母亲,留你在世上还有何用,摔死你算了!”好在一旁的护士眼疾手快把我接住。

  母亲死了,父亲不想看到我,就由外祖母把我带回下乡。

   外祖母很疼我,虽然自己女儿是被我克死的,但我毕竟是她女儿的亲骨肉啊!

   时间就这么一天天过去,一晃四年,这四年来父亲从未看过我,所以我的记忆中不存在父亲这个词。

   四岁我开始记事,外祖母的家是坐落在山脚下,门前是一条宽阔的泥路,经常有人过往;

   泥路再往前是一片田地,田地很辽阔,每到耕种的时候,眼前都是一片绿油油的禾苗。

   越过田地是一条小溪,每到夏天,村里的孩子喜欢在那里嬉戏玩耍,我也经常跟他们混在一起。

  这天,也是我记事开始看到最恐怖的一幕发生了,我们几个小孩结伴成群的到溪边玩耍,我们在水里玩得起劲,突然觉得一股凉意从我身边掠过,我以为自己着凉了,就赶往岸边爬去。

   等我爬到岸上的时候,转身望向小溪里玩耍的伙伴,一个叫小胖子的男孩突然在水里挣扎,其他同伴以为他在逗着我们玩呢,这里数他水性最好,可是他沉入水底再也没有出来了!

   他们没看到,我可看的清清楚楚啊,我看到水里突然冒出一个头颅,那人的一只眼球突出来,脑浆露出半个脑袋,五官扭曲,好像是被东西砸扁的,更恐怖的是,他竟然只有上半身。

   我脑子轰轰作响,已经无法思考了,我想拔腿就跑,可是双腿使不出力气来,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小胖子被拖入水底,可是那个人竟然咯咯地冲我笑,那笑容及其诡异,他还张开嘴好像对我说着什么,我根据他的口型一字一句的念出来:“我就在你左边!”

   左边?我往左边看去,不看还好,一看真的被吓到了,我左边竟然坐着一个人,不,是一个只有下半身的尸体,我还看到那下半身尸体竟翘起二郎腿来,正在津津有味的欣赏眼前的一幕;

   最让人恶心的是,它下半身的尸体里面有密密麻麻的虫子在爬动,而肌肉早已腐朽,一阵阵恶心的臭味散发四周,让我顿时觉得胃里波涛汹涌,很想呕吐出来。

  “啊,鬼啊!”我尖叫了出来,原本在水里已经闹成一窝翁的小孩听我这么一叫,各个使命往岸边游,可是我却看到,每个小孩的背后,竟然都浮出一个及其恐怖的头颅,而我身边却也多出了好几个只有下半身的尸体。

   我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被拖入了水底,然后那些头颅也是诡异咯咯地冲我笑,口里说着同样的话:“我就在你旁边。”

   当大人听到我尖叫声赶过来的时候,小溪恢复了往常的平静,而整条小溪只有我一个人,要不是旁边放着一堆衣物,他们还以为我在搞恶作剧呢!

  这件事闹得全村沸沸扬扬的,而我的名声也开始恶劣了,他们都说我是灾星,跟我一起玩耍的小孩全都失去踪迹,只有我一个人活着。

   他们下水捞人,一无所获,仿佛没有发生任何事一般,直到隔天一早在下游,发现昨晚失踪的小孩尸体,他们早已没有了生命,更让他们觉得恐怖的是,小孩死的时候各个还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给村子里的人从此留下深深的恐惧,而那天刚好是农历七月十五“鬼节”。

  从那件事以后,没有小孩再敢与我玩耍,我家门口宽大的泥路也没有人行走,原本一眼可望绿油油的麦田也无人敢耕种,村里的人避讳着我家,生怕再有人因我而死去!

   还好外祖母一直都很疼我,不在乎村里的谣言,直到我七岁那一年,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只有外祖母疼我了!

  那天我向往常一样从山上捡了些柴火回来,我高兴的一蹦一跳跑进屋子,心里满是欢喜,今天的收获不错,奶奶肯定会给我奖励。

  “奶奶,我回来了!”奇怪,叫了那么多声,怎么没有奶奶的回应?难道奶奶出去了?

   我吱呀推开奶奶房门,天没黑呢,怎么奶奶的房间却是漆黑一片呢?

   我走了进去,把窗门打开,外面的光亮照了进来,我往奶奶的床望去,我……我看到了什么?我看到奶奶竟然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然而床边却有两个身影,一个正是奶奶,而另一个是我不认识的人。

   奶奶看到我脸上露出凶狠的神色,好像想把我弄死,我从未见过这样的奶奶,我哭了出来:“奶奶,梅子怕怕!”

   奶奶并没有因为我哭了而变得温声细语,而是用很犀利充满仇恨的声音响起:“你这灾星,你为什么还活着,你为什么要来这世上?要不是你,我女儿不会死,要不是你村里的人看着我满满的厌恶和恐惧!我每次见到你,是多么想活活掐死你,都是她迷惑了我的心智,我早早就把你掐死了,你也活不到如今!”

   奶奶的指头忽然转向旁边的那个陌生人,眼神很浓的怨气!

   我脑袋嗡嗡作响,眼泪哗啦啦流了出来,我无法相信奶奶的话,原来她对我的好,都是旁边那个人迷惑了心智才对我好的?而她早就恨我入骨?

   “孩子,别哭了,好好的活下去,要坚强的活下去,我要走了,不能在旁边保护你了,哎,这就是命运啊!”旁边那个陌生的妇人眼睛是无限的宠溺和悲哀

   对的,就是这种感觉,以前从奶奶身上散发出来的就是这种感觉,很安全,很依赖

   我愣愣的望着那妇人哽咽道:“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好?我跟你无亲无故的,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好?”

   妇人满眼的悲伤和不舍道:“从你出生的时候,你那抹纯真的笑容,深深吸引了我,我知道你一出生绝对会招人嫌弃欺负,而生活会把你逼到绝境,我不想你过得那么苦,我想你好好的活着,所以就在你那少了一魂的奶奶身上附体,现在她要死了,我也无处可去,只能跟随着你奶奶的魂魄一起被带走!”

   我看见她泪光闪闪,我突然不哭泣了,而是听她继续说下去“你出生在农历七月十五鬼节的四时四十四分四秒天生注定你一生都不平凡,你可以看到平常人看不到的东西,甚至到鬼节那天会有人因为你而死去。我在你奶奶临死之前已经打电话给你爸爸了,叫他把你接回城里,以后的生活要靠你自己坚强的意志活下去,知道吗?还有,在你十一岁那年,会发生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你一定要赶在七月十五鬼节那天找到一个附体的鬼婴,从它身上得到一颗红石头,以后每到鬼节那天就不会有人因你而去了!”

   她话音刚落,一个黑和一个白的身影出现了,他们就是传说中的黑白无常吧?

   只见手里拿着铁链套在那妇人身上和奶奶身上就消失不见了,我望着躺在床上的奶奶,眼眶早已没了泪水!

  隔天一早,父亲来了,他并没有说什么,把外祖母葬在后山坡,就把我带入了城里。

   这七年来,父亲找到一个新老婆,而且还有一个儿子,他们一家和乐融融的,我却被搁置门外。

   不知道奶奶临走前跟父亲说了什么,反正父亲没有再提起以前的事了,只是看我的眼神还是那么冰冷!

   我虽然名义上有个父亲,可是实际上他从未跟我说过话,一直都是那个继母才会嘘寒问暖,看来父亲也未曾跟她提起过我的事!

   我没有上幼儿园,直接就上小学,在学校里,我开始了新的生活,这里没有人知道我的过去,没有人知道我是别人口中的灾星,所以我跟平常的小朋友一样,在这里上学放学玩耍,但我依旧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可是我不再害怕了,见到就当做没看到吧,或者绕道而行!

   每年的七月十五我就呆在家里哪都不去,就这么平安的过了四年。

  一晃眼,四年过去了,我现在读五年级,人也长高了,皮肤白皙,小巧的五官,有一双大大的眼睛,可是这双眼睛可以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名叫“鬼瞳”。

   现在是五月份,天气凉爽,我的心却平静不下来,因为我梦里经常出现那妇人说过的话,你必须在鬼节那天找到附体的鬼婴,从它手里拿到那块红石头,才能平安度过此劫,以后再也没有人因你而死去!

   现在五月份了,还有两个半月,怎么找到附体的鬼婴呢?我现在一点思路都没有,怎么办?想着想着就到家了,刚打开门,就看到继母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她肚子隆起,已经怀胎七个月了,再过三个月就要产下一婴儿了!

   这四年来,家里没有发生过奇怪的事情,父亲看我的眼神也不再是冰冷了,偶尔还会跟我聊两句!

   “妈,小杰还没回来吗?”我换下拖鞋,挎着书包往客厅走去!

   “小杰可能又去同学家玩了吧!”她眼睛依旧目不转睛的看着电视,淡淡的答道。

   “哦!”我走过她身边,正准备要上楼回自己的寝室,突然被愣在原地了!

   我看到继母的脚下有一个人,不,是鬼,他俯下身子仰着头看着继母的下面!而这时诡异的事情发生了,继母下面的胎盘突然出现两只小手,满手都是鲜血,指甲修长,接着一个头颅露了出来,是个婴儿的头,她爬出来望向我笑了,笑容及其诡异,我全身颤抖,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那个婴儿。

  “梅子,怎么了?”继母注意到我的目光,转头就看到我直勾勾盯着自己的隆起的肚子,脸色苍白,身体微微颤抖!

   “妈,我……我……看到了!”我脑子嗡嗡的响,已经没有办法思考了,怎么也没想到那附体的鬼婴竟然是我未出生的妹妹

   看着她诡异的笑容,我全身鸡皮疙瘩。

   自从我上小学后认识一些字,就经常泡图书馆,经常翻一些有关鬼怪的书籍看。

   “鬼婴,是与母亲一起死去尚未出生的婴儿,是最凶狠的鬼魂,因为胎死腹中,所以还处在吸取先天胎息的状态”我打着哆嗦,我该怎么得到红石头呢,而红石头被她藏在哪呢?同时我也担忧着继母的安危,怀有鬼胎的人,会在婴儿出世那天一同死去!

   “梅子?你没事吧?”继母担忧的看着我,然后慢慢向我走了过来!

   只觉得一股寒意让我全身直哆嗦,惯性推了一下靠前的继母,继母本来就没有防备,失去重心向后倾倒下去,而这时父亲刚好下班看到这一幕,火冒三丈冲过来给了我一巴掌说道:“你这个灾星,想干嘛?害死了你母亲还不够?又想害你继母和她肚子的孩子吗?”

   他的一巴掌把我打飞,脸火辣辣的疼。

   这时我看到继母肚子的鬼婴咯咯地笑了,还有继母一闪而过的笑意。继母那一闪而过诡异的笑意,被我敏感的捕捉到了,这诡异的笑意是那么熟悉,就是我常见的鬼身上散发的笑意啊!

  我爬了起来,警惕的望着继母,突然觉得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意并非是鬼婴,而是她本身,这是怎么回事?

   父亲没再看我一眼而是扶起摔倒的继母轻声细语问:“桃儿,没事吧?”

   继母把头靠在父亲的怀里,满脸委屈的道:“没事,不要生梅子的气,是我自己不小心摔倒的!”

   父亲回头瞪了我一眼,狠狠的说:“别有下次,下次可不是一巴掌那么简单!”

   我愣愣的望着他,想起奶奶生前说的事,是啊,他当时都敢把一出生的我活活摔死了,还有什么不敢的,我有什么可奢求能得到父爱的呢?

   我自嘲笑了笑,起身返回自己寝室,可是一想到继母那抹诡异的笑容,总觉得不对劲。

   又过了一个多月,我没有再冲撞继母,而是小心翼翼的躲开她,总觉得她很诡异。

   眼看七月十五快到了,我该怎么拿到那鬼婴身上的红石头呢?

  今天刚好周末,我呆在自己房间里没有出来,正准备下楼找点吃的,而去医院回来的继母急冲冲的回自己屋内,我本想避开她的,经过她房门的时候,里面传来两个诡异的笑声。

   我停住了脚步,因为里面两个诡异的笑声还传出父亲细微的呻吟,父亲前几天不是出差去了吗?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本来不想理会,父亲对我如此冷漠,避而不见更好!

   “姐姐,你怎么在妈妈门前啊?”背后传来的声音吓了我一跳,转头看去还好是小杰。

   “小杰,来,姐姐等你呢,来我房间做作业,姐姐教你!”我听到背后门被打开了,自觉得背后寒毛都立了起来,我假装不知道,牵起小杰的手就往我屋里走去!

   “你们两个饿了吧?妈妈下楼给你们做饭去!”继母说完往楼下走去。

   我望着继母的背影,瞬间冷汗直流啊,继母背上爬满了虫子,而且虫子是从脑髓爬出来的!我转头望向小杰,以为只有我一个人可以看到,但是我看到小杰的眼里也是惊恐。

   不对啊,小杰也能看到?眼看小杰吓得要叫出声来,我立马捂住他的嘴,把他拖到我的房间。

  “姐姐……姐姐……好多虫,好多虫从妈妈脑袋爬了出来。”小杰一脸惊恐的望着我,眼泪直哗啦啦的流。

   “小杰,你能看到?”我惊讶的望向他。

   只见小杰点了点头说道:“姐姐,其实我不是妈妈亲生的,我是妈妈从一个垃圾堆捡到的,我从小就能看到恐怖的东西,所以好害怕,经常晚上有人坐在我床上看我睡觉,经常上洗手间看有人在哭,经常走路的时候看到后背有人跟着我,姐姐,我怕,我好怕!”

   我听到小杰的话愣了,他原来也像我一样可以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我心疼了起来,我把小杰抱在怀里,轻声细语的说道:“乖,别怕,姐姐保护你!”

   没想到也有人跟我有相同的命运,让我升起想保护他的冲动

   “姐姐,我真的好怕,我还看到妈妈肚子里还有一个恐怖的小孩,他老是对我笑,晚上它经常玩一块红色的石头。”

   红色的石头?不就是我要找的红石头?我问:“小杰,他一般什么时候才拿红石头出来玩?”

   小杰不解的望着我道:“都在晚上,一玩就是到天亮!”

   我轻轻拍着小杰的背说道:“别怕,姐姐也能看到他们哦,姐姐不会让他们伤害你的!”

   小杰忽然一脸惊恐的望着我背后,我立马转身,只见继母不知什么时候把我的房门打开,站在门口!

   她见我转身说道:“饭好了,下去吃饭吧!”

   说完又转身离开了,听着她下楼的声音,我紧紧握住小杰的手俯身对他说:“别怕,有姐姐在,跟姐姐下楼,等会看到什么都不要出声,知道吗?”见小杰点了点头,我才拉起他的小手往楼下走去!

   来到餐厅,我和小杰差点吐了,因为餐厅里的饭菜哪是人吃的,菜里面全是虫子蜈蚣还有内脏。

   “过来吃饭吧。”继母对我们招手,我紧紧握住小杰的手装作没看见一样走到桌子坐下,看着继母为我们盛饭夹菜,我们看着碗里的内脏虫子蜈蚣,直流冷汗,难道就这样吃下去吗?

   而这时那只鬼婴从继母圆滚滚的肚子爬起来,津津有味吃了起来,我们真的吃不下啊!

   继母看我俩没动筷子,眼睛犀利了起来,看着她眼睛快爬出虫子来,我立马端起碗要把里面恶心的东西送进口时,小杰突然哎呦一声,我立马放下饭碗问小杰怎么了!

   小杰皱了皱眉头,脸上苍白望着我说:“姐姐,今天去同学家不小心吃坏肚子了,肚子好疼!”

   我一脸担心的看着小杰:“这样吧,姐姐带你去附近的诊所看看!”然后扶起小杰往门口走去,回头跟继母说:“妈,您先吃,我带小杰看看!”没等她回答,就关上家门扶着小杰往诊所方向走去,眼角看到继母站在窗前望着我们离去的背影,看我们走远了才转身离去!

  “姐姐,怎么办?我们不要回去了,我好怕,呜呜呜……”这下小杰哭了出来,看着他伤心难过的样子,我也是一阵心疼难过啊,我何尝不是也想离开,可是离开了我们又能去哪,更重要的是我还得在七月十五之前拿到那块红石头呢!

   小杰哭着哭着哭累了趴在我肩膀睡着了!

   我抱着他在一张小公园椅子坐下,只等天黑了才回去!

   临近黄昏的时候,小杰醒了,他望着我在发呆,轻轻推了我一下问道:“姐姐,在想什么呢?天快黑了,我们还是回家,不要让妈妈起疑心!”

   我回过神,牵起小杰的手往家走去,路过一家药店的时候就买了几盒治肚子疼的药。

   刚打开门,就见继母在门口等着我们。“怎么去了那么久?小杰怎样了?”

   我勉强的露出笑容道:“妈,没事了,医生给抓了几服药,吃了就好多了!”

   “嗯,晚饭刚好,过来吃吧?”我一听,一想到餐桌上的东西,胃又在波涛汹涌!忙道:“妈,我们在张医生那吃了饭才回来呢!”

   “哦,这样吗?”继母疑问的道,我和小杰连忙点头。

  时间又飞快过去了,今天是农历七月十三,后天就是七月十五了,鬼婴手上的红石头还没有拿到手,怎么办呢?

   这些日子我和小杰天尽量避开继母,她也不知道怎么了,总是躲在房间里。父亲我也很少碰见他,他脸色一天比一天差,我知道肯定被鬼吸了不少阳气。

   “小杰,今天晚上你能不能帮姐姐把鬼婴手上的红石头偷出来?”我望着小杰小小的身子,一阵心疼!

   “我偷不到,他天天拿在手里玩。”小杰也知道我的事,他眼眸闪烁坚定,似乎想体现自己男子气概!

   我摊开手掌,一个一模一样的红石头出现在我手里,这是我这个月想尽了办法才弄到一个一模一样的红石头。

   “你想办法让红石头让他离一下手然后调换,把真的红石头藏在床下!”我只能想出这招了,毕竟我才十一岁,怎么可能有灵光的脑子呢?只许成功不可失败啊,只要藏在床底下明天再把它想办法偷出来!

   小杰点了点头说:“好!”

  第二天一早上学的时候我问小杰事情怎么样了?

   小杰点头说红石头藏在床底下了,我们就去上学了,等待的就是今晚想办法把红石头偷出来,只要过了十二点,那就是鬼节了。

   下午我回到家,奇怪的是继母没有像往常一样做好晚餐等着我们。

   我偷偷爬上楼停在继母的门前,把耳朵贴在门口里面的动静,可是里面诡异的安静,一点声音都没有!

   手突然被拉住了,我心猛地跳了起来,转头一看,好在是小杰,我松了一口气,只是我发现小杰左眼一直在眨着,我用眼角望向左边,看到继母就站在左边的不远处,我立马拉起小杰的手往我房间走去,还装作刚放学回来说道:“小杰,今天上课怎么样了?”

   “还好,只是有一道数学题不懂,姐姐教教我!”说完踏进房间把门反锁,靠在门后身体放松了下来!

   “小杰,她什么时候站在那里的?”我真担心惊动了她!

   “我刚上楼看你趴在她门口,就见她刚走了过来,我才拉住你!”小杰也是一身冷汗。

   “小杰,今天必须把红石头偷出来,你有办法么?”我从未进过继母的房间,而小杰经常进去找父亲。

   “我试试看咯!”小杰坚定的眼神望着我,我觉得心里一阵暖和,除了奶奶,不,是那个被女鬼俯身的奶奶身上体验到的温暖,多久没有体验过这种感觉了!

  夜幕降临,秒钟滴滴答答的转动着,现在十一点半了,还有半个小时就是十二点,小杰怎么还没出来?

   继母房间也没有任何动静,我的心一直忐忑不安,小杰不能有事,他是我在世界上唯一亲近的人!

   又过了十五分钟,现在是十一点四十五分了,我终于安奈不住,慢慢的靠近继母门前。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忽然一阵寒意里面袭来,同时里面出现了两个尖叫声,一个是小杰的,另一是父亲的!

   我知道里面出事了,不顾三七二十八,把门撞开了,里面及其恐怖的一幕映入眼眸,只见继母的肚子裂开了,一个及其恐怖的鬼婴沾满血迹爬了出来,而继母的脑袋裂了开来,从脑袋爬出来好多恶心的虫子,继母就像一个泄了气的气球,仅剩一张皮。

   鬼婴咯咯地笑了,一步一步靠近小杰和父亲,而父亲早就吓傻了,站在原地愣愣的看着鬼婴慢慢的靠近。

   我把小杰扯了过来转身就跑,可是看着父亲即将要死在鬼婴手上,还是放不下,毕竟我身体里流着他的血啊。

   我又跑了回去,在鬼婴的鬼爪即将穿过父亲的肚腹,我使尽全身力气扯动父亲就跑。

  “小杰,我的红石头拿到没有?”我边跑边问。

   “没有,还在里面!”还在里面?没有拿到红石头,那会有人因我而去。

   一想到那些小溪的孩子,想到奶奶的离去,我转身往回跑,小杰在后面喊着我,我都没有听到,我只觉得耳边风掠过的声音,回到刚才漆黑的房子,鬼婴不知哪去了,我跑到床底下翻着东西,可是还是没有找到,忽然听到背后咯咯的笑声:“你是找这个东西吧?”

   我转头,看到鬼婴手里把玩着闪闪发红光的红石头。

   我背后冷汗直流,红石头怎么在他手上?

   他笑了,还是那种诡异的笑容:“你不知道你弟弟小杰也不是人吗?”

   什么?不是人?怎么可能?

   “其实,你的继母,你的弟弟,你的父亲,他们都不是人,他们早就在五年前去世了!”

   我呆愣住了,怎么可能?那么我在这里生活的四年……突然手被一双小手拉住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姐姐,你为什么不听话还要往回走呢?”

   我低头一看,心咯噔一声,小杰五官扭曲,双眼爬了好多虫子,脖子慢慢的断开,掉了下来,双手还是死死拉着我。

   “梅子,欢迎你真正加入这个大家庭!”父亲的声音响起,我转头望去,心又咯噔一声,只见父亲吊在天花板上,肚子裂开一个小口,里面的内脏露了出来,眼睛流出血来,下巴血肉模糊。

   “梅子,妈妈也欢迎你的加入。”我忐忑的顺着声音望去,我着实的被吓到了,只见继母两只眼球突了出来,脑袋露出半个脑浆,脖子仅剩一点皮吊着头,肚子一个窟窿,内脏露了出来,下半身只露出白森森的骨头,血肉迷糊。

   我一身的冷汗啊,我就这么死了吗?我不甘心,从小到大从没感受到一点关爱,每天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生活在恐惧里。

   想着想着,我闭上眼等待死亡的降临吧,一阵清脆的叮咚声响起,十二点到了,我睁开眼睛,在鬼婴不注意的时候,从她手上抢过红石头拼尽最后的力气往门口跑去,如果跑不出我真的要死在这里了!

   眼看背后的四个身影伸出锋利的手抓了过来,我狠心从开着的窗户跳了出去。

   我只觉得骨头快散架了,全身疼痛,我终于跑了出来。

   房子莫名的着火了,等救护车警车声响起,我就失去了意识!

  我成了孤儿,在孤儿院长大,我努力的读书,以优异的成绩考上北大,在北大认识一个对我很好的男生,我终于恢复平常人的生活了。

   你问我是不是没有事了?不,拥有鬼瞳的人,是不可能安稳过着平常人生活的,还有更恐怖的故事在后头呢……

   文/呆萌龙猫


上一篇:回忆小记   下一篇:也许,我们都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好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收藏本文]
发表读后感:
本栏随机推荐文章
·故事与人生
·我们的青春
·爱在春色深深处
·珍宝
·雨落人间,花开十里
·我家的香椿树
·今日停电
·落叶纷飞
·淡雅与清欢,是最原始的味道
·看月亮的人
·万般风流不如一泪慈悲
·左手美好,右手悲伤
相关短文
·回忆小记
·苦乐笔墨
·小肆浅谈朗诵作品的评判标准
·晚坡
·赶集
·活好当下
·对谁倾诉
·行走在三月的春风里
·骨密度仪10大骨质疏松症预防最好
·独酌之味
·回忆,在部队那些日子
·CBA季后赛四强之猜想

Copyright © 2007-2014 home-88必发 版权所有.情感文章,散文随笔,美文故事在线阅读